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欢迎喜欢收藏与鉴赏、热爱艺术和生活的朋友们光临

 
 
 

日志

 
 
关于我

刘保平 原铁道部宝鸡桥梁厂会计师, 业余爱好邮票石头收藏.我的头像是女儿刘其真两岁半时在西安家中的照片. 奇石以真为前提,石苑言过其实,为是倒读谐音“原是其真” . 邮票石头收藏曾被宝鸡日报宝鸡电视台采访报道, 收藏的彩色硅化木2011年1月被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地理中国》节目(硅化木传奇)采用.

网易考拉推荐

水源明窗与中国邮票  

2009-01-02 21:44:45|  分类: 引用朋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源明窗与中国邮票    

       我第一次见到水源明窗先生是一九七六年秋天。初次见面,他就以对中国的深切感情,强烈的事业心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一九七八年,他作为顾问随同中国集邮爱好者旅行团来华访问,我又见到他,这次是第三次了。

       和三年前相比,水源先生似乎更加精力旺盛,也更加豁达爽朗了。他不停地吸烟,十分健谈,只是头上的白发和额上的皱纹似乎增添了少许,但并不显得苍老。我总觉得那白发和皱纹里恐怕是记录着他苦心搜集和研究中国邮票所付出的代价吧。

       和头两次不同,这次我的任务之一是作为正在筹备复刊的《集邮》杂志的记着对水源先生进行一次采访。当我向他透露了这一想法时,他十分爽快地答应了,并和我约好了时间。

       那是去年九月中旬的一个秋高气爽的下午。一见面,他就按照日本人的习惯,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说:“今天天气真好啊!”我说:“东京的天气和北京一样好吧!”我们都笑了。

      “您先谈谈您从一九四六年以来,已搜集到了多少中国邮票吧。”我开门见山地提出了问题。

      “百分之九十九。”他满有自信心地答道。“包括清代、中华民国、中国解放区和新中国发行的邮票。其中从一九二九年到一九四九年,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各苏区、边区和解放区一共发行了近五百套,计二千二百多种邮票,我还差八十多种就全部集全了。当然,再要发展就很困难了。”

       我不仅惊愕了。从一九二九年到一九四九年,这正是战争风云多变的二十年。这期间,我国经历了第二次国内战争、抗日战争和第三次国内战争。战局动荡不定,处于幼年时期的人民邮政当然也是很不健全的。要把这期间各解放区发行的邮票集全,不要说是在外国,就是在中国也是极不容易的。

      “那么,是什么促使您开始搜集中国邮票呢?”

       水源先生停顿了一下,似乎在整理他的思绪。“是啊,这个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谈得完的。”似乎在追溯着什么往事,只听他沉思般地说:“一九四八年以前,我做梦也没想到中国会有一个正规的、完整的邮政机构。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当时解放区已经发行了自己的邮票。后来当我从香港的一些朋友那里收到这些邮票时,我很吃惊。这些邮票没有齿孔,没有背胶,图案简单甚至很粗糙,但是它们却深深打动了我。”说到这儿,他似乎有点激动。接着说:“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当时日本报纸仅仅用了一个小小的角落刊登了这一消息,但是我却感到日本必须与四亿五千万中国人民友好!我从少年时代起就酷爱集邮,我想通过集邮来实现我的愿望。就这样,我开始了对中国邮票的搜集。只要能得到中国邮票,我从不放过任何机会。同时,我对中国邮政史也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因为不研究光搜集,搜集就不会有发展。”

      “那么,是不是请谈谈您在这方面的著作呢?”

       他似乎有些腼腆地笑了,说:“我并没有什么专门著作,只是在一些集邮报刊上发表些研究中国邮票和中国邮政史的文章。”

       “《华邮集锦》应该是您的著作吧?”

      “是的。现在已经出了四卷。第一卷是《中国海关邮政史》,第二卷是《日本邮局在上海》,第三、第四两卷都是《中国解放区邮票》。”

       “您还打算写下去吗?”

      “我目前正在着手编写第五卷,题目是《东北近代史》,我预计总共编写十卷 到二十卷。”

       十到十二卷?我脑子里立刻出现了曾看过的四卷《华邮集锦》。那是十六开本大部头著作,平均每卷育二百六十多页,内有大量插图和英文文字说明。要编写这么多卷需要花多少时间和精力啊。他用什么时间写?有人给他帮忙吗?水原先生似乎知道了我的心思,还没等我开口,便接下去说到:“所有这些,都是我自己摸索着搞起来的,并没有老师教我。用你们中国话说就是自力更生。我每天在事务所工作到夜里十二点,从十二点到凌晨三点才是我从事集邮和写书的时间。”

      “那您睡觉的时间呢?”

      “在日本是夜里三点到早晨六点半,有四个半小时睡眠足够了吧?”他爽朗地笑了起来。“我从六月份到现在还一天都没休息过呢!”接着,他打开了手提包,从里边取出了一只金光闪闪的指环,他把指环递到我的手里,说:“这是一九七六年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举办的国际邮票展览会上展出的《中国海关邮政史》得的大金奖。在迄今为止的国际集邮界,以展出中国邮票获得大金奖的,这是第一次。”我望着指环背面刻着的水源明窗的名字,忍不住又发问了。

      “您在国际邮票展览会上,展出中国邮票一共得过多少奖?”

       他似乎已预料到我可能要提这个问题,从提包里取出一张早就打好的清单。我很快浏览了一遍。水源先生从一九七零年在伦敦国际邮展上展出中国“客邮”而荣获银质奖章以来,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先后以中国解放区邮票、中国海关邮政史等参加国际邮展,共荣获国际集邮界最高荣誉奖——大金奖一枚,大奖一枚,金质奖章七枚,银质奖章八枚,铜质奖章一枚,总共十八枚。

       十八枚,这里包含了一个日本集邮家多少个不眠之夜和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啊!

 

 

(原作:于晓慧 写于1979年秋 发表在1980年《集邮》1期    摘要:平生真赏 2009年春 顺便给了点颜色  )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