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欢迎喜欢收藏与鉴赏、热爱艺术和生活的朋友们光临

 
 
 

日志

 
 
关于我

刘保平 原铁道部宝鸡桥梁厂会计师, 业余爱好邮票石头收藏.我的头像是女儿刘其真两岁半时在西安家中的照片. 奇石以真为前提,石苑言过其实,为是倒读谐音“原是其真” . 邮票石头收藏曾被宝鸡日报宝鸡电视台采访报道, 收藏的彩色硅化木2011年1月被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地理中国》节目(硅化木传奇)采用.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七度 外婆和她的老屋  

2008-05-07 11:19:23|  分类: 引用朋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七度外婆和她的老屋

 

 引用 七度 外婆和她的老屋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http://bj3351866.blog.163.com/blog/static/3607972007016279473/  (真奇石苑老师的感言链接地址)

     真奇石苑老师对宁波早期女人的评价让我再次想起了我的外婆.

    慈祥,善良,勤劳,贫穷一生的外婆和外婆的老屋,总能牵扯出我那么多快乐安宁的儿时记忆。

引用 七度 外婆和她的老屋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雨一直下着不停的时候,外婆就喜欢倚着堂屋的门坐下,做起她好像做了一辈子的针线活。只是偶尔抬头看看小院的天空,雨丝浮在灰色的瓦檐或是正把铺地的石板一块块润湿。风起,雨也急。雨丝就很快变成一条条线顺着屋檐而下,恰似给老屋添了一道水帘。那还是农历三四月天,正是乍暖还寒的时候。可不管雨在天空舞的多么厉害,只要有老屋在,外婆便觉得心中有着落有依靠,很快就会一脸满足的又去忙活自己的针线活。也就在这时木门吱的响了,外公探身进来,卸下斗笠,边抖落身上的雨水边像是对外婆说着:“这场雨又够秧苗们喝上一阵子的。”   
 外公离开我们已经十五年了.     这只是外婆和老屋的一个片段。  

引用 七度 外婆和她的老屋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冬天外婆的院子是最有趣的,我会沿着屋门外台阶两边斜斜的石沿往下滑;在白白的院子里堆雪人;和表哥打雪仗;还有便是将雪踏硬了,踏出一条长长的道来,由这头滑到那头,倘若结冰了,那就可以滑的更远。这时,外婆大都是坐在窗前,或者门口笑着看我或者我们。

   外婆的屋子,在我的心里是我的乐园,而我又是外婆的乐园。外公走的早,外婆只好一个人住在这大大的屋子里。后来,我长大了,出去上学,去外婆家的次数少了。我不知道外婆怎样一个人过的,守着空空的一切。 

      
外婆有6个儿女,可如今陪她的只有老屋了。儿女长大后都有了自己的家,盖起了楼房。儿女们都让外婆搬去同住。可外婆总是摇头说她走后老屋会寂寞的。我知道外婆放不下老屋,放不下那雕花的窗,厚漆的门,爬满青苔的砖墙和小院上方的那一片天空。  
      也曾听外婆说过老屋的历史,那是祖上用辛苦了半辈子攒下的钱从一个家道衰落的地主手中买下的。其实外婆住的老屋只是当年那户人家大院里的一个小院。老屋和前后左右这样类似的院子共同构成这么一个的院落。一个大院落供几家出入。门楼两旁立有石鼓,墙上也雕画刻字,只是年代久远已模糊不清。有时外婆也会走出小院在门楼里闲坐和大院里的人说长道短来打发乡村闷长的日子。而我们这些孩子更是在门楼里疯耍着长大的。这些都成为我儿时的记忆了。

引用 七度 外婆和她的老屋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如今门楼里的人都各有变迁,有的人家已搬去别处,有的人家自起门楼院落。大门楼原有的风采早已一去不返。只有外婆依旧守着这片天空。  
      可以说如今的老屋甚是冷清,但也有热闹的时候。那就是旧历年这天,在外谋生的儿女们都会回来,回来和外婆吃上一顿一年一次的年夜饭。外婆的儿女们和孙辈们会把老屋挤的满满的,就像此时幸福会把外婆的心房挤的满满的。这时也是她最忙的时候,在儿媳们的帮助下乐不可支的准备着丰盛的年夜饭。而儿子们早已领着孙子们把喜庆的大红对联一张张贴到老屋的眉眼上。一串长长的鞭炮已在长长的竹竿上卷起,只等外婆说一声开饭,鞭炮就会哧的一声燃起近而响透炮竹声此起彼伏的乡村。   

然而老屋大多时候还是寂寞的,一如外婆的寂寞。老屋老了,外婆也老了。老了的外婆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片天去活。老屋就是外婆的那片天。  只有天井的角落里那盆绿意盎然的不知名的盆景还是绿色的......

引用 七度 外婆和她的老屋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去年是外婆八十大寿的日子。带着对老人无比的尊敬,带着我童年在外婆家最深刻、最生动的记忆,我回到了外婆的老屋,为外婆祝寿……外婆知道我从广东赶回家,特意嘱咐舅舅老早就在门前迎接,车还没到门口,喧闹的鞭炮声就开始响开来……一进门,闻到了熟悉的霉干菜扣肉的味道,就知道外婆一早就张罗开了......

引用 七度 外婆和她的老屋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引用 七度 外婆和她的老屋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就是这样一个春光灿烂的日子,仿佛空气中都是阳光安然的味道。到老屋,得经过长长的弄堂,再转弯。石板甬路经岁月的磨砺变得愈加光滑。两边都是木结构的老房子,阁楼窗打开着,只有短短的日光能够照射进。木窗台上搁着绿意盎然的不知名的盆景,长长的晾衣杆上晒着衣服,一切事物让人觉得无比安详。老屋赭褐色的门框剥落了漆,变得斑驳不堪。朝南的屋子,进门就有凉爽的过堂风吹过,厢房里照射进屋外的暖暖的阳光,明亮许多。走过小厢房就是不大的天井,年代久远的水井盖边都已长满了滑腻腻的青苔,矮矮的枇杷树枝桠间开出小小的黄白相间的花,还有老葡萄藤蜿蜒爬上了房粱,外婆侍弄着垦了几洼畦,种了小白菜苗,此时正绿茸茸的。小小的天井一到夏天就凉爽无比,夏天的午后,搬一张躺椅,坐在葡萄藤架下,叶子间漏下串串零碎的光,那是午睡的绝佳地儿。

引用 七度 外婆和她的老屋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老屋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安安静静地铭记着岁月的变迁和现实的更迭。这些微的改变就在外婆额头愈深的皱纹里,在老弄堂那些愈加光滑可鉴的青石板上,在秋雨淅淅沥沥时天井里高高的雨漏发出的滴嗒声中,更在无数无数永远挥之不去的童年时的快乐回忆里。

所幸的是,古镇被例为文物保护区,外婆的老屋还在,一切安然平静着。这一段段时光飞舞着经过了,经过后依旧向未来的岁月敞开,向无边的未知敞开。希冀开始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里生长起来,记得并怀念着,祝福年年如昔,平安如常。


引用 七度 外婆和她的老屋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