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欢迎喜欢收藏与鉴赏、热爱艺术和生活的朋友们光临

 
 
 

日志

 
 
关于我

刘保平 原铁道部宝鸡桥梁厂会计师, 业余爱好邮票石头收藏.我的头像是女儿刘其真两岁半时在西安家中的照片. 奇石以真为前提,石苑言过其实,为是倒读谐音“原是其真” . 邮票石头收藏曾被宝鸡日报宝鸡电视台采访报道, 收藏的彩色硅化木2011年1月被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地理中国》节目(硅化木传奇)采用.

网易考拉推荐

永远怀念敬爱的石峰老师  

2008-11-12 09:04:31|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11月11日,天气尤其阴冷。

上午孙捷打来电话,接听没有声音,一会儿,他低沉而哽咽地说:“石峰老师于昨天下午四时零五分在宁陕不幸去世。”孙捷是石峰老师的学生。他是从石老师的儿子处得到的消息,来电话时已是乘坐在赶往宁陕的长途汽车上。

噩耗突如其来,我内心悲凉、含泪无语。

今年7月20日,我曾给友人发消息:“昨晚拜访画家石峰老师,从其儿子那里得知老师已患胰腺癌,还是晚期,当时就感觉一阵胸痛和酸楚,,,,,,现在石老师还不知道病情,仍和我谈笑风生,,,,,多好的老师和长辈!
老师,也请您多保重,并请您定期到医院做体检,切记!”

友人回信息:“谢老师关心!从您那里知道了石峰老师,记得我还给他的头像做了加工,这是一位很有实力的前辈画家,让我们一起为他祈祷,或能逢凶化吉!”

10月11日,还与孙捷夫妇一起去医院看过老师,整整一个月啊,相见竟成永别!

石峰老师先我们而去,老师啊,您是不是走的太早太急!病魔啊,你是不是太过心狠!!

昨晚彻夜未眠,往事历历在目。

人固有一死。老师虽然离开了我们,但他活的认真、充实,活的纯粹、光明。

下面将石峰老师去年4月写的一篇短文引述,以寄托哀思与怀念。(打字 李亚敏)

 

                                                              磨砺人生的“秦岭梦”

                                                                             石峰

 

       光阴似箭,五十四年的艺术生涯已经倏尔而逝,磨砺人生的秦岭大山,始终萦绕在我的梦幻之中。它既为我设计了人生的痛苦历程,又为我造就了艺术的快乐。谈起“苦乐观”,使我想起了同窗好友茹桂在《苦乐斋札记》中说的一句话:“艺术家的整个活动说透了就是自找苦吃,苦中作乐,无中生有,把讨来的痛苦留给自己受用,拿作成的欢乐奉献于他人享用。”可见,艺术家都是靠咀嚼痛苦而成熟的。

       在我生命与艺术的磨砺之中,我一生都对大山情有独钟。青年时代的十八年我奔波在跌宕起伏的黄土高原。人生中的五十七个春秋我怀着饱满的激情依偎在秦岭大山的怀抱。秦岭大山不断地和我沟通情感、向我召唤。它既雕琢了我的灵魂,又滋养了我的艺术。

       我出生在秦岭大山之中,少年时代就开始编织五彩缤纷的“秦岭梦”,乱涂乱抹的童心画,既天真又雅拙。秦岭的阳刚之美,给我少年的心灵播下了美好的种子。青年时代,我带着大山的乡土气息考入了西北艺术专科学校美术专科,艺术终于终于向我敞开了大门,它为我描绘秦岭风光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

       从秦岭山区到省城学画,首先就要承受痛苦的折磨,那时没有公路,为了圆梦,我爬山涉水和秦岭大山共享着沧桑风雨的洗礼。历经三年的艰辛学习,在胡明、王崇人等老师的精心培育下,为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奠定了扎实的绘画基础。

       1956年8月,我如愿被分配到令人心醉神往的延安,十八年的风风雨雨,历经了各项政治运动的洗礼和生产运动的磨砺,充实了我生命的底蕴。延安精神陶冶了我的灵魂,延安是哺育我健康成长的母亲。

       1974年8月,我回到了自己的故乡,回到秦岭大山的怀抱。为了艺术,我登巅峰、观云岭,跑遍了家乡的山山水水,心中蕴含着说不出的高兴,我更加渴望用山水画去展示秦岭的雄姿。1980年,家乡的青山秀水勾起了我作画的欲望,倾尽工作之余的时光,创作了《山区党校》、《江口新貌》两幅作品。雕缀小媚、无笔无墨,好在是一种探索,至今我仍然悉心保存。1985年我结示了著名画家何纪峥先生,此后开始在先生的指导下临摹何海霞山水画,兴趣盎然的临摹,竟然发展为酣痴成癖。

      1987年夏天。重返西安美院深造的念头愈加强烈,在县委书记白智民的支持下,一份带资学习的通知书使我如愿以偿。报到后先在师范系本科班学习人物和花卉,后转入李习勤和陈国勇先生主办的国画班学习山水画。班里数我年纪最大而功底最薄。面对历代名家的作品临摹,既感惊喜又觉空虚,我不得不从头学起。一张临品,除了白天苦临外,晚上经常熬到三更半夜。这年冬天,在老师指导下,经过一个多月的苦练,不仅临完了《雪景寒林图》、《庐山高》等作品,还I创作了《秦巴初雪》,这是进修学习的第一幅创作,也是第一幅获奖作品。

      1988年夏天,我先后两次深入到秦岭山区写生,从秀岩层叠、翠松碧水的岭南到巍峨雄浑、烟云缥缈的岭北,秦岭大山洋溢着春蕴和生机,展示了它那生命韵致之美。造型、造意、写景融情,使我得到了不少写生手稿,并为山水画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西安美院的进修,是我艺术人生的重大转折,它把我从痴迷山水画的心里欲望引导到思造化,思精神和富有生命内涵的美学境界。

       二十多个春秋,我在从事山水画创作中,曾经举办过三次个人画展。其中陕西省美术家协会等单位于1996年10月在西安美术学院为我举办的山水画展,使我受益匪浅。专家学者在学术研讨会上的评论发言或褒扬、或点化,难能可贵的远思高论和热情的赐教,使我情驰神怡,了然于胸。它使我懂得了艺术应该在生命的境界和心灵的幽静中升华感情、净化心灵。不断调节自我、感悟客观、揣摩物我之间的关系,力争把个人精神融化到物象之中。以便达到物我皆化,使自然景观融入胸中、见于笔下。2002年5月,隆重的中国安康市第三届龙舟节为我的晚年山水画展带来了机遇,宁陕县委宣传部和有关单位为我举办的《山川秀美》画展,受到了广大观众的好评。

       安康画展之后,岭南风光更加使我心驰神往,这里千峰竞秀,景物浩繁。县城以北有秀峰重叠、壁立千仞的“长茨峡”,烟林清旷飞瀑三叠的“九龙潭”,草木华滋、苍松翠柏的高山草甸。县城以南山青水秀,自然景观纯净而幽韵,意趣盎然、风景秀丽的渔湾,碧水环抱的“月镜双辉”,润泽苍翠的天花山和“十八丈瀑布”,吸引了不少省内外的文人墨客。我在岭南写生创作达六年之久。“一艺之成,良苦用心”,一百多幅苦心创作的山水画,由写形、写意、写精神到写时代。反复的历练使我的创作心灵从诸多关系中脱离出来,不少作品从立意、意境、笔墨,逐步随着自己的思路得到延伸。流畅的墨锋和精神悠远的意境相融合的三十多幅代表作,使我时常感受到自己的心身皆沉浸在浓郁的墨香之中。其中有《无限风光在险峰》、《秦岭晨照》、《山高水长》、《秦巴春早千峰秀》、《渔湾春早》、《东河新貌》等。这些代表作构图新颖、风格各异,或水墨淋漓、或随类赋彩、或积墨浑厚、或淡雅秀润。既倾吐着奇峰竞秀的阳刚之气、又舒展着青山秀水的阴柔之美,这些景深、情深、意深的作品,既磨砺出自己的画风,又歌颂了时代的精神。

       晚年的“秦岭梦”,透出了我生命的顽强和心灵的幽静,它促使我的艺术由雅拙逐步走向成熟。抚今追昔、深感来之不易。为此、我借编印《石峰山水画集》之机;对曾经关心和支持我的领导、尊敬的老师、同窗好友和篆刻家穆德新好友谨表谢忱!同时感谢我的老伴和孩子们对我的支持和关怀。

       在我七十五寿辰的“红五月”里,编印《石峰山水画集》圆了我一生的“秦岭梦”。这本画集经过精心编撰、它以形美以感人、意美以悦心的意境,传递着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从而使“秦岭梦”蕴涵着静谧隽永的情趣。

      “夕阳无限好,杨鞭自奋蹄。”在艺苑之中,我虽然是一个姗姗来迟者,但我仍然眷恋着山水画创作。晚年之作既言志于自然,又言志于精神,咫尺之间,夺千里之趣,亦非易事。为了追求精神与自然的相互交融,我必须怀着内心的清亮与快乐,不畏尘俗所羁绊,不为名利所诱惑,以画为乐、寄乐与画。以愉悦延年益寿,用墨宝写意人生。

 

                                                                                          二00七年四月于宝鸡

    

           下图是石峰老师(上左1、下右1)和同窗好友茹桂教授、杨晓阳院长在西安美院办画展时的合影等

         永远怀念敬爱的石峰老师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下图是石峰老师(右3)与西安美院的老同学、同事合影

        永远怀念敬爱的石峰老师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下面是老师今年元月份所作《雄峻入云霄》,也是老师赠我的最后一幅。                                      

           永远怀念敬爱的石峰老师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下图是今年5月份在老师家的合影,

           永远怀念敬爱的石峰老师 - 真奇石苑 - 真奇石苑—刘保平的博客   

                                   

            石峰老师因患癌症,医治无效,于昨日在宁陕去世,享年76周岁。 
                   “雄峻入云霄”。石峰老师的灵魂早已融入秦岭的山山水水之中。

            诗人臧克家说过,有的人活着,已经死去,有的人死了,却还活着。

            老师对秦岭山水的钟情、对绘画艺术的追求、对同事朋友的热爱,我铭刻于心。 
                   永远怀念敬爱的石峰老师!他不朽的品行和精神将永远激励我们后人。 
                  

         (注:另请见今年2月24日我的日志《画如其人— 石峰笔下的山水》)   

                                                                                          

                                                                                                             2008年11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456)|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